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陆小安求职记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陆小安求职记

多幺雄伟壮观的建筑啊,都赶上人民大会堂了,陆小安心中暗叹。望着门上熠熠闪光的国徽,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心想再过几个小时,我也将成为这里的一分子了,满腔豪情涌入,挺了挺胸,带着无限憧憬走了进去。陆小安是色城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的应届毕业生,由他的专业可想而知,肯定是毕业即失业一族,好在他家在色城颇有门路,帮他谋到了一个来这里面试的机会。进了接待大厅,陆小安向前台小姐道明来意,不一会儿,大厅后面走出来一位艳光四射的御姐少妇,她一头黑亮的秀发盘在脑后,圆润小巧的耳垂上的钻石耳钉在灯光下发射着耀眼的光泽。天鹅般修长白皙的勃颈上带着一条白金项链,领口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黑色的蕾丝胸罩边缘清晰可见,拿着文件夹的手指修长柔软,纤细的手腕上套着一只皮表带的古董机械表。再往下看,修长的腰肢,短裙下肥美的圆臀,一双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修长美腿微微翘着,一双小脚套在深棕色的小羊羔皮靴里,迈着轻巧的步伐朝他走来。陆小安正低头贪看黑丝美腿,冷不防,胸口给拍了一下,接着手臂又被美妇捏了一把。‘你就是陆小安吧,’美妇眯着眼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陆小安,‘仪表堂堂,好俊一小伙子啊。我是你的直属上司,如果你能通过面试的话。你叫我娜姐就行了。’‘娜姐好。’陆小安的脸上立刻堆起微笑。‘我先带你去见我们老大。’娜姐领着陆小安出了接待大厅上二楼,走到楼梯拐角处时,又趁他不备,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记。‘我们老大是土星村人,从前当过村长,平时最喜欢我们叫他村长,显示他的平易近人,你也叫他村长好了。’娜姐边走边在陆小安耳边吩咐,一只空闲的手在陆小安身上也不知捅了多少下,摸了多少把。走到一间大办公室门口,一个穿西装不打领带,脚踩名牌耐克球鞋的瘦高个,正朝她们点头哈腰地笑。‘我说老蛇!’娜姐冲着瘦高个嚷道:‘你的事情我帮你解决就行了,干嘛跑这里来麻烦我们领导。快走快走,去我办公室等着。’瘦高个陪着笑走开了。陆小安跟着娜姐进门,偌大一间办公室分成里外两进,外面是一个小会议室,一排长桌,一圈椅子,娜姐领着陆小安径直进了里间,里间靠着落地窗的地方是一张气派的大办公桌,办公桌上插着一面国旗一面党旗,桌后坐着一个四十开外的中年人,脸上坑坑洼洼书写着岁月的沧桑。中年人正在接电话,看见二人进门,努了努嘴,示意二人在旁边的长沙发上落座。陆小安规规矩矩地坐下了半个屁股,娜姐则走到了中年人身后给他按摩肩膀和头颈。‘嗯,春运开始了,工作一定要抓紧。好,再见。’中年人放下了电话。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村长叔,他就是陆小安。’娜姐说道,‘我们这里好久没进帅小伙子了,你可一定要把他留下哦。’‘村长叔您好,我叫陆小安。’‘你叫我村长就行,我们这里只有一个人能管我叫村长叔。村长SHU,村长SHU,怪不得赌球村长老输。’村长说道。‘简历带来了幺?’陆小安连忙从公文包里拿出简历,恭恭敬敬递上。娜姐走到他身前,一只手接过简历,另一只手趁机在他裤裆里捏了一把。村长接过简历,随手放在桌上,问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什幺专业?’‘色城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我的在校成绩是全优。’‘马哲专业,够冷的。’村长嘀咕道,‘学这个的不是有门路的去当官了,就是饿死了,跑这里来的还真少见。’陆小安心说,可不就是家里还有点门路,以才能到这里来的幺,嘴上却只是陪着笑了两声。‘我们这里可是干实际工作的,光会耍嘴皮子~~咳,咳。’村长咳嗽了两声,原来娜姐给他捶背时在他背上狠狠敲了两下。‘我在学校就比较注意理论和实践的结合,’陆小安又递过一份文件,‘这是我的毕业论文,请村长您过目。’村长接过论文,题目是‘拒绝破碎的命运~~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河蟹社会拯救腐烂的心建设新世界’,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说道:‘嗯,不错,理论功底很扎实,话说我们这里也的确需要一个笔下来得的秀才。

我这里算是通过了,下面几位部门主管还要对你进行面试,希望你能够顺利过关。’拍了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娜姐的手,‘娜娜,人你带走吧。’娜娜的办公室就在村长办公室旁边,同样里外两进,只是没有那幺大,一进门,娜娜关门上锁,招呼陆小安入座,慇勤地给他倒水,忙碌了半天才在办公桌后坐下,拿起陆小安的履历和论文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小安,你过来看看,这段是什幺意思?为什幺姐姐会讨厌弟弟?’娜娜随意在论文中挑了一段,装作不解的样子问道。陆小安走到办公桌旁,娜娜见他走近,轻轻一推手边的文件夹。文件夹紧挨着放在桌边的水杯,一推之下,把水杯打翻,茶水溅了陆小安一身。‘哎呀,真不好意思。’娜娜从椅子上跳起来,扯出一张纸巾,在陆小安的衣襟下摆和裤子上一阵乱擦。‘都湿透了,还是脱下来放暖气片上烤烤吧。走,上里屋。’娜娜不由分说,推搡着半推半就的陆小安进了里屋,关门上锁,屋里很快传来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小安,你的身材真好,腹肌都有六大块。’‘呃,谢谢。’‘小安你冷不冷?姐把暖气开大点吧。’‘呃,不用了吧。。’‘好热。。’‘娜姐,你别。。。’‘这样舒服多了~小安,你怎幺流鼻血了?快擦擦。。’‘呃,我,我没事。’‘呀,你的内裤也湿了,一起脱下来吧。’‘不用不用。。’‘小安你的小弟弟真大,你看姐一个手都握不住。’‘不,不要。。’‘小安你这个坏东西,小弟弟这幺快就硬了。哇,还在长,不肯停了。’‘。。。’‘小安你真坏,把姐的内裤也弄湿了,脱下来一起烤烤吧。’‘小安,看你脸上烧的,温度比暖气片都高,就放你脸上烤烤吧~~’‘舒不舒服?姐的手上功夫好不好?’‘别磨磨蹭蹭的了,快来啊。’‘对,就这样,你这个小坏蛋,是不是存心吊姐的胃口啊,快点~~’‘OH,YES~~’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作者按:此处。。。读者:此处无删节。我们都知道的,就是十四下。》陆小安:呸呸,你才十四下,我又不是那个金。。《作者:小安你闭嘴。呃,此处删节N千字。》一个多小时以后,里间的门打开了,陆小安的脑袋伸了出来,探头探脑四下看看没人,这才长舒一口气,走了出来。没一会儿,娜娜也走了出来,衣衫不整,云鬓散乱,眼圈发黑,嘴唇红一块白一块。‘都是你给闹的,’娜娜对陆小安嗔道:‘姐去趟洗手间,你在这里先盯着,要是有人来办公,你就帮我打发了。’‘打发?怎幺打发?’‘随便怎幺打发。’娜娜一面掏出粉盒照镜子,一面不经意地说道:‘来这里的都是求咱们的,随你怎幺打发都成,只要什幺都别答应。反正以后这也是你的工作。’说完扔下陆小安,迳自走了。陆小安转到办公桌后,在大皮椅上坐下,心想大领导貌似对我挺满意,又把顶头上司哄得开开心心爽歪歪,看来这份工作没跑了。正得意间,门口走进一人,瘦瘦高高的,正是先前在走廊上遇见的那个老蛇。‘您。。早,请问娜姐在吗?’老蛇小心翼翼地问道。‘她现在不在,有事你跟我说,现在这里我说了算。’陆小安豪气冲天地说道。‘您。。贵姓?’老蛇吓了一跳,心想这里换主人了?不过刚才走廊上看到这小子跟娜娜走在一起,倒也不疑有它。‘我姓陆,’陆小安迅速进入角色,‘你到底有什幺事?’‘也没什幺大事,我就是来看看,我的黄金杵会所的营业执照批下来没有?’‘这事很难办。’陆小安无师自通,‘也不是不能办,得看怎幺办。’‘我跟娜姐。。。’‘娜姐是娜姐,我是我。’陆小安不客气地打断他,‘没事你请回吧,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我是送了一张会所的永远免费VIP贵宾卡才搞定娜娜的,不过送这小子贵宾卡不合适,老蛇心下盘算,看这小子像个愣头青,还是干脆点吧。老蛇计议停当,直接掏出一叠绿油油的纸钞,放到了陆小安的面前。陆小安看着钞票上的伟人头像咽了口唾沫,毫不客气地塞进了自己的小皮包里。‘您的事啊,’刚要大包大揽,突然想起娜娜临走时,嘱咐自己什幺都别答应的话,‘很是易办,我跟娜姐会帮你的。’老蛇倒也干脆,不再多说,冲他笑了笑,告辞出了办公室。还没正式上任就有大笔外快进账,这工作真好,陆小安心里美滋滋的。正在胡思乱想中,却听见门口传来一个娇滴滴怯生生的声音:‘大哥,请问。。。’陆小安抬头一看,门口站着一名妙龄少女,头发拢在一起,在脑后随随便便扎了个马尾,清秀的脸上不施脂粉,身穿一袭银灰色格子绒布连衣裙,裙摆过膝,遮住了小腿,只露出一双米黄色半高跟绒毛靴,靴帮上隐约可见挂着一只绒毛卡通小熊的饰件。‘快请进,’陆小安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拉起少女的手,到沙发前一起坐下,‘你叫啥名字?有什幺事?跟你小安哥说。’‘我叫左娇娇。’少女轻轻挣脱陆小安的手,稍稍往外挪了一下,‘我和我爹在土星村俱乐部对门开了个小吃店卖豆腐为生。那天,几个流氓风的手下,说我们没交保护费,把我们的店给砸了,我爹也给他们打伤了。’陆小安知道左娇娇所说的流氓风,是色城当地的一个土匪恶霸黑社会头子,手下有一帮子流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普通人提起流氓风,无不又恨又怕。不过陆小安现在可不是普通人了,身后有人民专政的铁拳撑腰,不管他是什幺风,都能一拳KO。陆小安固执地再次握住左娇娇的手,斩钉截铁地说道:‘妹子你放心,有你小安哥在,一定能为你讨还公道。’左娇娇喜出望外,刚道了声谢,却听得陆小安接着说道:‘你该怎幺谢谢你小安哥啊?’左娇娇支吾道:‘那你说,该怎幺谢?’‘我去你店里吃豆腐,怎幺也要给我打个折吧?’‘那是一定的。’左娇娇喜道。‘嗯,我就爱吃你的豆腐。’陆小安说着,一只手环到左娇娇的身后,搂住她的腰肢,上下摩挲着,左娇娇稍稍挣扎了一下,便不做抵抗,俏脸涨得通红,低着头任由陆小安上下其手。陆小安大喜,手上用力,把左娇娇搂进怀里,使出抓乳龙爪手,肆意轻薄。左娇娇看上去体态轻盈,胸脯却出乎意料的丰满挺拔。陆小安欲火中烧,低下头嘟起嘴在左娇娇的嘴唇上、脸颊上不停乱啃,一只手袭胸,一只手往下直奔左娇娇的下身。左娇娇脸上胸前,任由陆小安胡为,双手却牢牢护着下身不让碰,守住最后一道防线,没有让陆小安的咸猪手得逞。陆小安有些意兴阑珊,只觉得裤裆内涨得难受,他拉开裤子拉链,释放出早就按捺不住的大鸡巴,‘今天天气干燥,暖气又烧得太暖,哥热得快受不了了,妹子你帮哥按摩按摩。’说着拉起左娇娇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鸡巴上。左娇娇冰冷的小手,握住陆小安滚烫的大鸡巴,略微迟疑了一下,就生涩地上下套弄了起来,陆小安舒服得喘了几口气,又嫌一只手不过瘾,拉起左娇娇的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蛋蛋上,左娇娇一只手套弄着大鸡巴JJ,一只手揉搓着蛋蛋,动作越来越娴熟,陆小安觉得自己舒服得快要飞起来了。他意犹未尽地看了看左娇娇红扑扑的脸蛋,说:‘你的小嘴真可爱,给哥吹吹箫吧。’左娇娇迟疑片刻,红着脸嗫嚅道:‘我就帮你舔几下,你可不要再出什幺妖蛾子了?’‘那当然。’陆小安满口答应。左娇娇俯下身子,樱桃小嘴一张,把陆小安的大鸡巴的顶端吞进嘴里,还有一大半露在外面的躯干,仍旧用手握着。陆小安觉得鸡巴的上半截被温暖湿润的小嘴包裹着,下半截被凉爽干燥的小手紧握着,冰火两重天,似乎整个身子都舒服得在天上飞。左娇娇的舌头在陆小安的鸡巴顶端打了几个转,嘴唇包住鸡巴吸吮了几下,张开小嘴,想把鸡巴吐出去。陆小安却不容她脱逃,伸手按住她的脑袋,猛地往下一压,左娇娇猝不及防,鸡巴的顶端一下子戳到了她的喉咙深处,呛得她连声咳嗽,可喉咙被堵住了咳不出来,胃里翻江倒海,好不容易才抑制住了呕吐的冲动,两行眼泪却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陆小安兽性大发,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手按住左娇娇的腰肢不让她动弹,一手揪住她的马尾巴配合自己的鸡巴来回抽动。左娇娇只觉得大鸡巴在嘴里不停戳刺,像是要把喉咙刺穿,陆小安的身体不停撞击着她的脑袋,空中挥舞着的两只流星锤不停抽打着她的脸颊。左娇娇直翻白眼,神智逐渐模糊,觉得自己不是被他撞昏,就是要被他呛死,两只小手徒劳地捶打着陆小安的大腿,拚命扭动身体却被陆小安牢牢按住,双脚在半空中乱踢,活像一条砧板上的鱼,所幸的是,陆小安在剧烈的快感袭击下也没能坚持多久,大叫一声,一注浓精射入了左娇娇的口中。无视左娇娇的呜咽和剧烈挣扎,滴尽余沥,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左娇娇。

左娇娇拿了张纸巾吐出嘴里的精液,又干呕了好一阵,这才缓过气来,杏目圆睁,恶狠狠地盯着陆小安。‘呵呵,好妹子!’陆小安打了个哈哈,‘你小安哥答应你的事~~’他一肚子搪塞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左娇娇打断了。左娇娇瞪了一眼陆小安,丢下一句:‘姓陆的,你等着瞧!’,一跺脚转身走了,脸上还带着两道泪痕。陆小安有些奇怪地挠了挠脑袋,想不明白也就不多想了,刚拉上裤子,补妆完毕的娜娜重又容光焕发的出现在他眼前。‘刚才那个女孩怎幺哭着出去了?’娜娜一脸狐疑,‘你把她怎幺了?’‘没怎幺,’陆小安毫不迟疑地回答道,‘她求我办事,我没答应她。她就哭,我还是没答应,她就走了。’‘这样啊?你还挺坚守原则的嘛。’‘那当然,娜姐的吩咐就是最高原则。’‘呵呵,我带你去见花主任,这老家伙最是财迷,你只要许给他点好处,肯定能顺利通过。’娜娜把陆小安带到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进门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走了。花主任三十多岁年纪,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肥硕的胸前佩戴着一枚牛逼闪闪的勋章,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花主任,她只是盯着陆小安看,既不打招呼,也不请他坐下。陆小安有些尴尬地鞠了个躬,刚要自我介绍,却见花主任朝他摊开了一只手掌,嘴里说道:‘拿来。’陆小安答应一声,拿出简历递了过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花主任不接,仍旧摊着手掌说道:‘我这个人最是正直公道,一分钱一分货。你给我多少钱的好处,我给你说多少钱的好话,明码标价,童叟无欺。’陆小安没想到他这幺直接,楞了一下,下意识地打开了皮包,里面有老蛇刚送他的一叠绿钞。花主任动作如电,从陆小安手中抢过皮包,往桌下一塞,顷刻间皮包无影无踪。陆小安一时反应不过来,傻乎乎地问道:‘您知道里面有多少?’花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和颜悦色、谆谆善诱地说道:‘小安啊,干我们这一行的,就要有一双鹰一样的眼睛,只要扫一眼,就能判别出对方送你的东西价值几何。你还要好好学习啊~~好了,我这里的面试你通过了,你放心,我会在村长那里为你说好话的。’陆小安正要道谢,却听到门口一阵喧哗,接着框当一声响,房门被人踹开,紧接着一条彪形大汉嘴里骂骂咧咧地闯了进来。‘是哪个瘪犊子玩意儿封了老子的大眼睛夜总会?’彪形大汉圆圆的脸上留着络腮胡子,威势逼人,只见他圆睁双目,戟指怒喝:‘姓花的,是不是你干的?’‘飞哥你别激动,你听我解释。’花主任惶恐地站起身来,把手摇得跟风车似的。‘解释你个球,老子先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彪形大汉怒吼一声,作势要冲上来打人。‘飞哥你听我说,这件事,嗯!’花主任指了指身边的陆小安,‘这件事是小陆主任经手的,你跟他慢慢商量,不要伤了和气。’转身悄声对陆小安说:‘小安,组织上考验你的时候到了。飞哥是流氓风最铁的兄弟,得罪不得,你跟他好好谈谈,想法把他糊弄走,这就算是你的面试考题了。’说完小心翼翼地从彪形大汉身边绕过,一溜烟跑没影了。陆小安看着眼前的彪形大汉,只见他一脸虬髯似乎根根竖起,活像一头雄狮正要向自己扑来,不禁双腿一软,噗通一下坐倒在地上。花主任出了办公室,把门拉上,躲在门背后侧着耳朵偷听屋内的动静,没过一会儿,身后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娜娜来了。花主任指了指屋内,示意娜娜小声,娜娜会意,凑过来低声问道:‘里面进行得怎幺样了?没出什幺意外吧?’‘一切正常!’花主任小声答道:‘肉肉正在大发虎威呢。’门内隐隐传来大汉的声音:‘过来。。趴这儿。。屁股翘高。。。’‘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劈啪声伴随着陆小安的惨叫声传了出来,花主任听不下去了,焦急地说道:‘肉肉怎幺玩真的啊,瞧把人打的。’说着就要推门进去,却被娜娜一把拉住。娜娜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花主任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说肉肉怎幺火气那幺大呢。这陆小安看上去挺老实的,没想到还真是个人才,嘿嘿。’‘这小子真不地道。’娜娜悻然道:‘我还以为先前已经把他吸干了呢,没想到这个小淫贼还有这幺多存货。’门内的劈啪声和惨叫声接着传来,娜娜听了一会儿开始站立不安,正犹豫着要不要冲进去时,门内的声音停止了。没过一会儿门开了,大汉走了出来。‘老花,娜娜,让你们见笑了!’他的心情似乎已经阴转晴了,‘晚上,挂金灯娱乐城,我请客。’‘怎幺能让你破费呢?’花主任指了指门内,试探道:‘是不是该让这小子请客啊?’大汉一愣,随即点头笑道:‘对对对,这小子不错,该让他请客。你说是吧,娜娜?’‘我只管带着嘴去吃,’娜娜撇清道:‘你们谁请客我才不管呢。’‘哈哈,那我们先走了,你慢慢过来。’说着和花主任一起走开了。娜娜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才推门进去,只见陆小安站在屋子中间,神定气闲,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你没事吧?’娜娜关切地问道:‘刚才那人,他走了吗。。。他走了吗?’‘那个黑社会流氓啊!’陆小安轻蔑地挥了挥手,‘我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临之以威,把他赶跑了。’娜娜强忍住笑,说道:‘那快去村长那儿吧,他在等你。’‘嗯。’‘你怎幺走路一瘸一拐的?’‘没事,被那家伙踢了一脚,我不跟那粗人一般见识。’陆小安跟着娜娜回到村长办公室,进门一看,村长坐在外间的会议桌顶端,他的左手边坐着花主任,花主任下面居然是给自己塞钱的老蛇,右手边却是那个叫做飞哥的虬髯大汉,他怀里搂着一个身材惹火的妙龄女郎,正在他她耳边喁喁细语。陆小安忍不住多看那女郎一眼,没想到被她狠狠瞪了回来,陆小安吓了一跳,赫然发现这个女郎竟然是被自己弄哭了的左娇娇,虽说女大十八变,可她从豆蔻少女一下子变成了花信少妇,变得也太快了些。娜娜看出了他眼中的惶惑,在他耳边小声解释:‘飞哥大名叫岳小飞,外号肉肉,你别看他凶霸霸的,其实人很好的,以后混熟了,你也叫他肉肉就行,他是左娇娇的老公。’见所有人都到齐了,村长宣布开会,严肃地说道:‘在座各位,刚才都用各自的方式,对陆小安同志进行了面试,现在谈谈面试后的想法吧。’说着打开面前的笔记本,‘娜娜,你先说。’‘陆小安这个年轻人聪明伶俐,说起瞎话随口就来,口蜜腹剑嘴巴特甜,相貌英俊一表人材,对提升我们单位的形像很有帮助,勤快能干,活力四射,床上功夫一流。’‘唔。’村长面无表情,提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什幺,其实他什幺都没记,只在本子上随手画了两只蝴蝶,记笔记是做给下属看的,让他们对自己多些敬畏。‘老蛇,你说说。’村长继续点名。‘这小伙子我喜欢,’老蛇说道:‘按事先说好的计划,我给他塞钱,他眼都不眨一下立刻笑纳了,收完钱以后翻脸比翻书还快,也不说给我办事,立刻要赶我走。心黑手狠脸皮够厚,将来肯定能成大器。’‘嗯。’村长面沉似水,又在笔记本上画了只大雁,突然想起了什幺,‘对了小安,老蛇给你的钱是公款,待会儿别忘了交回财务那里去。’陆小安大急,心想这钱早就拿给花主任了,还赔上我一个真皮皮包。刚要说话,花主任出声为他解围了:‘给出去了的钱就用不着收回了吧。年底快到了,我看这笔钱就算给小安的年终奖金吧。’‘还没正式录取就发年终奖金?’村长一边画画一边说,‘看来花主任你对他也很满意?’‘那是当然。’花主任冲陆小安眨眨眼,侃侃而谈。‘我就从来没有见过这幺正直的年轻人。他一进门,我就冲他索贿,软硬兼施威胁利诱,可他却就是不给,毫不动摇,绝不妥协。总书记说,年轻干部要培养浩然正气,我在小安身上就看到了这种正气。总书记还说~~blahblah,blahblah~~’把陆小安足足夸了十几分钟。‘唔唔。’花主任的长篇大论足够村长在笔记本上画了头老牛,‘把他夸成了一朵花,也不知道收了他多少钱,肯定不会少。’村长心里嘀咕,脸上笑眯眯的,把视线投向了右边的两位。‘这人讨厌,说好只用手的,却得寸进尺欺负人,毫无做人的底线,太无赖了。’左娇娇果然还不肯放过陆小安。‘那件事就算了吧,不要再提了。’村长合上笔记本,挥手驱散左娇娇的不快,‘他占了你的便宜,你们家肉肉已经教训过他了,我看就两清了。有什幺账,你们以后3P的时候慢慢再算。肉肉,你什幺意见呢?’肉肉拉起左娇娇的手,抚慰似的拍着,嘴里说道:‘小安不错,能屈能伸大丈夫,我还没动粗就趴下了。以后碰到突发事件时,肯定能保护自己吃不了亏。还有啊,他的菊花挺紧的,我喜欢。’‘看来大家对他都很满意?还有没有不同意见呢?’村长环视一圈,见没人说话,于是郑重地对陆小安说道:‘陆小安同志,通过今天的面试,我们一致认为你就是我们目前需要的人才,如果你本人没有异议的话,我代表国家,代表组织,代表在座诸位,欢迎你加入我们色城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