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生爱女生(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生爱女生(一)
到了夜晚,我们继续开着无止尽的限制级宴会…一对对赤裸的身体紧贴着,充满着淫慾与爱意的接吻…那是营队的最后一夜,在几乎整夜的狂欢后,我们约定下个夏天将再度重逢。 之后凯蒂每一两个礼拜就会打给我,谈论着她后来的‘私人生活’,以及共同回味那 两个夜晚。我则常故意说些淫乱的话,让她在电话的另一端与我一起手淫…… 回想着那次的经验、那群甜美的女孩,让我坐在莉莎旁几乎难以克制自己。我可以看 到莉莎在我眼角的余光中自慰着,嘿,快可以吃了,我告诉自己。 「穿衣服好热喔!」布兰达边说着边站起来。我们都穿着汗衫跟短裤,而布兰达很快 地将衣服跟裤子脱掉。她的乳头直立着,小穴附近湿得可以看到反光,天,她直接将手指 插入小穴的样子实在淫蕩透了,我舔着上唇给了她一个微笑。 「布…布兰达姊姊?」莉莎看到姊姊赤裸的身体后手足无措地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嘿,抱歉,我们姊妹不喜欢受拘束,」布兰达说,「不要光看不练…会很辛苦呢… 」她开始用手指爱抚着自己的乳头。「嗯…摁…」姊姊小声地喘着气说。「只是多一场秀而已,你可以假装我不在…摁,如果妳不喜欢…我可以回自己的房间。」 「嗯…这…我想没关係…」莉莎也开始不再遮遮掩掩地自慰了,布兰达的猛药看来没起任何反作用。(真是兵行险着啊…我鬆了口气想着。幸好姊姊美丽的身体以及漂亮无辜的脸蛋对男女的确都是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那我也要脱衣服。」我边笑着边把上衣脱掉,并坐着把短裤和内裤往下拉,直到屁股、小腿。「ㄟ妳很吵ㄟ。」我笑着把内裤丢到快要高潮的姊姊身上。主菜还没上,这幺快就高潮不觉得太可惜了吗?我用眼神示意着。「嘿,好意思讲我吗。」她舔了舔我的内裤后把它丢还给我。 「你们总是这幺……」 「好色?」布兰达笑着说。「毫无疑问。」我补充道。 「有时候忍不住时,我们姊妹还会做-爱-。」布兰达轻描淡写地说。 莉莎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慢慢爱抚小穴的姊姊。操,时机真是太巧了,萤幕上出现了女女的性爱场景。两个美丽的欧洲女孩从饥渴的法式接吻,直到爱抚、变成六九式,无一不美。莉莎专注地看着她们发出似乎是难受,但却充满喜悦的呻吟。 「莉莎不喜欢下面被那样舔吗??」我假装是她没见过世面般问道。 「我…从来没有过……」她小声地说。 我猜,她的身体一定已经火热得难受了。她的手一直在双腿间,而手指像是要想尽办法穿透短裤一样地摩擦着股间。 布兰达微笑着靠到莉莎身边轻声地在她耳边说:「小笨蛋,在这里不用那幺拘束,把多余的衣服脱掉会舒服得多?」 莉莎只犹豫了一下,就把运动上衣跟裤子脱了下来。她没有穿胸罩,那胸前两颗粉红色的小圆点看来已然成熟、非常非常可口的样子。我的视线顺着莉莎的手指直到内裤边缘。看来她蛮习惯这样的自慰方式,手指熟练地把比基尼内裤拨到左边,直接地爱抚无毛的两片嫩肉。莉莎的手指开始缓慢地进出、抽送,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偶而发出轻微的叹息,边瞇着眼睛看着色情电影、边露出舒服的样子。那光景让我兴奋得神晕目眩…… 布兰达对我眨了眨眼,而我完全知道她的意思:不到十五分钟,我们就让莉莎脱光了衣服,剩条小内裤在我们面前自慰。这实在太容易了!(漩舞:因为作者就是…「神」) 该开始进入我们盘算的第二阶段了。小女孩不能一直一个人玩,她该开始学着怎幺融 入团体才行。;) 电影结束时,我站起来,走到音响旁开始放音乐。那是张很棒的CD,非常适合用来跳豔舞。我随着音乐的节奏轻快地走回莉莎身旁,用我最拿手的姿势有意无意地挑逗着女孩。我的手抚摸过她的脸颊,使得她的脸又红润了几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莉莎,来,一起跳只舞。」我舔着嘴唇、眨了眨眼对女孩说道。莉莎犹豫地看了看布兰达,然后回头看着我接下来的舞步,不能决定该如何是好。 布兰达轻轻地在莉莎脸颊上吻了一下,鼓励她上来陪我跳舞,她说跳一跳,可以让身体觉得不那幺热。嘿,最好是这样。我或许的确很会教女孩跳豔舞,但目的却截然相反。 我跳着豔舞到莉莎前,两手抓着她的双手把她强拉出沙发。我带着她到客厅的正中央,贴着她的后背,用我的双乳及游移的手引导她随着身体自然舞动。莉莎很快地学会了如何将内心的慾望表现在舞姿中,她开始用后背摩擦着我的身体、用一手抓着我一边的臀部,另一手则放肆地在自己的股间挑逗着自己的感官。我知道布兰达也很专心地投入在我们的豔舞中,她的双手一定在沙发的另一头、在她的私处做着淫秽的事,因为她的眼神变得很迷濛,看起来呼吸困难的样子。莉莎则肯定兴奋到了极点,因为我抓起她手淫的那只手放入我的嘴中时,我可以嗅到她那年幼阴部的味道,她的指头上也都是黏黏的爱液,虽然还不是很多,但已经极为可口。 这首轻快节奏的舞曲结束后是一首慢歌。莉莎想往沙发走时被我拉住。「等下…想不想让布兰达兴奋得受不了?」我继续说着:「再跳首慢舞,妳一定会爱上它。」我再让她掉了个头面对姊姊,一样背对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