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春风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春风剑
此时已是深夜,平戎镖局的大厅中仍然灯火通明,居中而坐的中年男子便是平戎镖局总镖头刘平戎,客座上共有四人,为首一人白面无须,衣着华贵,好似一个商人,只是眼神飘忽不定,他道∶“刘镖头,事到如今,直说了吧,就请你将那件东西交与我等,我等也是受人之托,了结此事之後,决不再来打扰。”刘平戎面沉似水,冷声道∶“刘某与阁下天南地北,素无往来,漫说刘某不知阁下所言何物,便是知道,也断无平白无故交於旁人之理。”此言一出,下手坐的两人拍案而起,高个一人喝道∶“姓刘的,你莫要不识抬举,有人亲见那人到了你的镖局,便未再出去。我等既来了,自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刘平戎依旧冷声道∶“太行四寿的名头刘某久闻了,几位也要知道,此处是杭州平戎镖局,不是阁下的太行山。”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那高个人咦了一声,道∶“你原来知道我兄弟的来历。”刘平戎道∶“刘某虽孤陋寡闻,却也晓得胡、卫、平、晁四位。”原来这胡寿行,卫寿广,平寿群,晁寿昌四人久在太行,自称太行四寿,但极少在江湖走动,并无什麽名气,不想刘平戎却晓得他四人。为首的胡寿行使个眼色让高个的晁寿昌坐下,笑道∶“难得刘镖头晓得我们四兄弟,我等真是荣幸之致。刘镖头,你经营这平戎镖局,如今武林中也是大大的有名,想来也非一朝一夕之功,为了这点小事闹个身败名裂,却又值得吗?”刘平戎怒道∶“四位如今找上门来,却原来有意寻刘某的晦气了。”晁寿昌喝道∶“谁让你不识抬举,我们自己动手了。”言罢,飞身扑向刘平戎。刘平戎早有防备,腾身左闪,避过晁寿昌一击,随即一掌攻他肋下。晁寿昌见他攻到,也挥掌相击,二掌相对,砰的一声,刘平戎身行一晃,晁寿昌却退了三大步。卫寿广,平寿群见晁寿昌吃亏,也猱身而上一起攻到。刘平戎力敌卫、平、晁霎时间已拆了七、八招,虽不落下风,心下却暗暗担忧∶“以三人的武功,单打独斗,均非自己敌手。他三人连手,自己虽然不惧,但还有一个胡寿行尚未出手,那胡寿行既是四寿之首,武功当在此三人之上。况且自己以一敌三,气力终不及他三人悠长,久战毕落下风。而镖局之中也再无其他高手。”他心下盘算,手上却丝毫不乱,与三人斗了百於招。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此时胡寿行却只是看着四人相斗,并不出手。待四人斗了千招以上,胡寿行喝道∶“刘镖头,你虽武功高强,却不顾你的一众家小、下属吗?”刘平戎吃了一惊,向厅外一看∶只见一众黑衣人押着自己的妻子及一班镖师站在厅外,他这镖局乃是总号,并无多少人,镖师也大都在外行走,粗略看来,镖局中人已似是尽数受制,不由心下一片冰凉,出手立缓。被卫寿广一掌击在肋下,刘平戎吐出一口鲜血,颓然坐倒在地,晁寿昌出手如风,点了他周身数处穴道。胡寿行上前一步,冷笑道∶“刘镖头,你的武功为人,我兄弟都是十分佩服的。可今日你犯在我们手上,便是你不怕死,你的妻儿也要陪你送死不成,刘镖头,你还是识时务为好。”刘平戎此时又悲又怒,那些黑衣人少说也有四十馀人,太行四寿显是有备而来,自己落入敌人彀中却不自知,如今不但自己性命难保,镖局上下人等恐怕也难幸免。听胡寿行如此说,不由骂道∶“要挟妇孺,无耻之尤。”胡寿行也不说话,只是一挥手,两名黑衣人架着刘平戎的妻子婉翠上前来。这婉翠乃是刘平戎原配死了後又娶的续弦,尚不到三十岁,姿容娇美,并不懂武功,此时受了惊吓更是面色惨白。两名黑衣人退开後,她站在当地浑身发抖,好像随时都要摔倒。晁寿昌走道婉翠跟前,端详了一阵,笑道∶“这小娘的相貌可着实不差,陪刘老头死了岂不可惜,不如我们寻个乐子。”言罢,抽出一柄钢刀,劈头砍向婉翠。(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