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逆水寒外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逆水寒外传

(一)

屋内出奇地宁静,一个文士打扮的人正悠闲地坐着,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一个士兵跑了近来,道∶“禀顾爷,孟有威抓住了毁诺城的三当家。”顾惜朝冷笑道∶“很好,我马上去看!”话音一落,士兵立刻走了,屋内又恢复了宁静,顾惜朝的眉头微微舒张了一下。他奉朝廷之命剿灭连云寨後,就潜入其中,终於寻机发动,杀了大部分的头目,七寨主孟有威和九寨主游天龙变节投降,戚少商被断一臂,在一些江湖中人的协助下逃入息红泪的毁诺城中。如今,在捕神刘独峰的帮助下,大破毁诺城,戚少商及雷家的几个帮手、毁诺城城主息红泪、二当家唐晚词、三当家秦晚晴纷纷逃逸。他的 有些担心,让戚少商再度逃走了。虽然,这次朝廷派出的人物如鲜於仇、冷呼儿、李福、李慧等等皆是好手,至於变节的孟有威也是名震江湖,但是他很清楚,这些人都不是戚少商、息红泪等人的对手,而捕神的意向似乎还不明了,他唯一可利用的,就是依靠毁诺城刚被破,众人或多或少都负伤,且精疲力竭,依仗人多势众,抢得先机,若是近日没有成果,以後还要有进展就难了。此刻抓住了秦晚晴,终於有了一些进展。顾惜朝走过了阴森的走道,来到了刑房之中,一个士兵替他开了门。孟有威迎了上来,手向後一指,道∶“顾爷,你好,秦晚晴已经被在下拿住了。”顾惜朝顺着孟有威的手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大约二十四、五岁,全身上下的衣衫都被人剥光了,只留下了浅黄色的亵裤。她的双手被牛筋反绑在了背後,一双纤细的脚踝被绳索牵引住,整个人被固定在专为女人准备的刑架上。火光照耀之下,秦晚晴披散着一头秀发,几缕发丝遮掩着充满魅力的脸庞。她的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消瘦的地方消瘦。由於在男人面前裸体所带来的极度羞耻,使得她的玉体微微颤抖。毁诺城被破後,秦晚晴在和官兵的搏斗中几乎油枯灯竭,内力耗尽,最後没有能够逃出多远,就晕倒在了路边。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剥光衣服绑在了刑架上了。否则,以孟有威的实力,还不足以擒住这个武艺高强的女子。顾惜朝把她的头发一把抓起,强迫她抬起头来,问道∶“你就是毁诺城的秦三娘秦晚晴?”秦晚晴虽然依旧虚弱,但毕竟在被擒之後还是恢复了一些体力,她看到顾惜朝,骂道∶“你这个畜生。大娘不会放过你们的。”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她指的大娘,自然就是息红泪。事实上,毁诺城的三位当家中,唐晚词年龄最大,而息红泪年龄最小,然而她武艺最高,又有威信,连唐晚词和秦晚晴的许多武艺都是她传授的。对於息红泪的武艺,秦晚晴充满信心。顾惜朝道∶“江湖传说,毁诺城三位当家的都是美女,今日得见秦女侠的裸体,果然名不虚传。”他说完,在秦晚晴那丰满的左乳峰上猛捏了一把,使得这个女俘虏的身体一阵颤动。“顾惜朝,你们这群朝廷走狗!”“在男人面前被剥光的滋味如何?”“走狗,你们用这种手段对付我,算什麽英雄?有本事就把我放开,再一决胜负。”顾惜朝冷笑道∶“秦女侠,你还是老实点!看你长得那麽动人,那唐晚词和息红泪就更不用说了。你们三个,我们都要。哈哈哈!”孟有威也淫邪地笑道∶“顾爷,我看到这个小妞长得实在是不错,我一时心动,就剥了她的衣衫。”顾惜朝道∶“你有没有动过她?”孟有威道∶“没有!我只是剥光了她,等着顾爷发落。顾爷如果喜欢┅┅”顾惜朝哈哈大笑,道∶“你太多虑了,我要的只是息红泪。这个秦晚晴虽然长的不错,但既然是你擒住的,就由你来处理。不过,不要忘记正事。”孟有威听到了之後,不禁大喜,道∶“多谢顾爷。”接着,就走上前去。秦晚晴看到孟有威一步步逼近,不停地挣扎着被捆绑的身体。她并没有被点穴,但是牛筋的捆绑已经使武艺高强的她无法进行有效的反抗。孟有威的双手已经伸入了秦晚晴的腋下,拇指轻轻地按在了秦晚晴红色的乳尖上。由於羞耻,秦晚晴呻吟着∶“啊!你这买主求荣的叛徒。啊!”孟有威淫邪地笑道∶“哈哈哈!还挺贞洁。”接着,他的拇指反覆地在秦女侠的乳房上拂拭着,感受着这个绝妙的身体。受辱的女侠不停地挣扎着,她突然吐出了一口唾沫,正中孟有威的眉心。由於秦晚晴基本上已恢复了内力,而论武艺孟有威如何能和秦晚晴相比,这一下被击中眉心,直打得孟有威的头隐隐发痛。孟有威勃然大怒,道∶“你┅┅给我打!”立刻两个士兵走上前,拿起手中的皮鞭,对着女俘虏的身体就抽了下去,立刻,“啪”“啪”的声音响起。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秦晚晴咬紧了牙关,运起内力,毕竟普通士兵没有丝毫的内力,皮鞭抽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竟然没有任何伤害。顾惜朝冷笑道∶“孟有威!”“在!”顾惜朝道∶“好好伺候秦女侠,别让她逃了。”说完,他就走出了刑房。孟有威听出了顾惜朝言语中微含不满之意,想到了擒住了秦晚晴,最重要的是从她的口中审问出戚少商等人的下落。戚少商是朝廷要犯,而息红泪则是顾惜朝一心要的女人。想到这里,他嘴角又一次展现出淫邪的笑意。“停!”两个士兵停止了拷打。由於秦晚晴的内力较深,这一轮拷打没有给她带来什麽伤害,洁白的玉体上连一条鞭痕都找不到,只是微微出汗,使得火光照耀下的肌肤更为晶莹。孟有威道∶“秦女侠,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戚少商和息红泪往哪里逃了?”秦晚晴冷笑道∶“你以为我会说麽?”孟有威道∶“你如果不招供,我和我的手下就要对你不客气了。”秦晚晴道∶“你不用枉费心机了。”孟有威道∶“好,那我就先享用一下你的身体。”其实孟有威对秦晚晴垂涎已久,他当时在路边发现晕倒的秦晚晴时,就心生邪念。然後将她绑在刑架上之後,终於按捺不住,剥光了她的衣衫,只是碍於没有顾惜朝的命令,否则早就将秦晚晴强奸了。他动手拉了一下边上的绳索,随着滑轮的滚动,绑住女俘虏双脚的绳索拉了起来,秦晚晴的双腿被分了开来,直到形成了直角。接着,孟有威立刻扯下了秦晚晴的亵裤,裸露出她的阴部。秦晚晴只能叫骂∶“畜生!”接着,孟有威就开始了准备工作。女俘虏试图加紧双腿,但是只能使捆绑双脚的绳索深深地陷入了脚踝的肌肤之中。“啊!”一声撕裂般的呻吟声响起,秦晚晴的下身被刺入。孟有威紧贴在女俘虏的身体上,双手肆意地猥亵着她的乳房,下面则开始不停地抽插。“你认命吧!”“畜生!啊!啊!”虽然发现自己被剥光衣衫绑在刑架上时,秦晚晴就知道难逃被强奸的厄运,但此刻失去贞洁的时候,她还是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身为武艺高强的女侠,却最终被一个卖主求荣的叛徒强奸。女侠的身体随着征服者强奸的节奏晃动着,凄惨的呻吟声充斥了整个刑房┅┅

(二)

忽听“哗啦啦”一阵响,一条艳红色的人影像游鱼一般,自竹林间疾闪了出来。她紧身的红衣已湿透,越发突现出她诱人的身材,一头的黑发也湿透,束披在红彩上,有一种惊心的艳。手中的刀上沾满了鲜血。四道人影随即闪出,将她围住。“唐女侠,你逃不了的!”这女子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岁,眉清得像黑羽毛浸在清水里,一双橄榄一般的眼珠恰到好处,当她凝眸的时候眼珠子便凝在近上眼皮之处,其他左、右、下三方现出一样的白色,令人感觉到一种风情渗合深情之美。四个围住她的男人自然就是鲜於仇、冷呼儿、以及福慧双剑李福、李慧。以唐晚词的武艺,远在四人之中任意一人之上,但面对四名联手,则稍处下风。此刻,鲜於仇和李慧已然负伤,鲜於仇和冷呼儿的兵器已失。但是唐晚词更受了重伤,她曾经中了鲜於仇的一拐,嘴角不停地有鲜血溢出。唐晚词是内伤,而对手是外伤相较之下,形势对她已极端不利。李福和李慧的两柄长剑指住了唐晚词,冷呼儿封住了她的退路。唐晚词陷入了绝境。冷呼儿淫邪地笑道∶“唐女侠,快把衣服脱了吧,省得我们动手。”原来四人见她美貌,早起奸淫之心。“朝廷走狗!”唐晚词一刀击出,冷呼儿躲避不及,左手臂被划开了一道口子。唐晚词上前一步,掠了掠湿发,她的手上扬的时候,胸前的红衫皱了一些微纹,更显出她胸脯丰满而腰肢如柳,她自己却似未觉察。在暮色里,她的眉毛像两把黑色的小刀,眼睛利得似两道剑。秀丽的刀。美丽的剑。这女子的英气在暮色里份外浓。突然,剑影闪动,唐晚词人影一晃,鲜於仇和冷呼儿双双扑到。唐晚词面对四人攻击,利用自己灵巧的身法极力躲闪,不料由於内伤颇重,一口真气提不上来,身形一滞,双剑已然划到了眼前。唐晚词皓腕中剑,刀落於地。左腿的红色裤子被剑划开了长长的一道口子。由於她动作较快,没有伤及肌肤,但是雪白的大腿从破裂的裤子中露了出来。看到了唐晚词裸露的性感部位,四个男人都兴奋起来,更何况她的兵器也已落在了地上。唐晚词自知不妙,但是已经无路可走。李福和李慧的长剑不停地向她的身上招呼,剑意清灵,只求点到为止。用意十分明显,这两个人看到了先前一剑的效果,正准备用长剑将她的衣衫一点一点地划破。唐晚词很清楚敌人的意图,她知道这此刻已经很难抵抗,四个男人现在的行动就是要玩弄自己,却丝毫没有办法。唐晚词虽然身法绝妙,但毕竟四面受敌。“嗤”的一声,背部的衣衫自左肩至右腰被划破,玉一般的背部肌肤也裸露了出来。而此时,她正和鲜於仇对了一掌。鲜於仇闷哼一声,退开三步,唐晚词气血翻涌,触动了内伤,她那衣衫的右领口被冷呼儿藉机抓住。一瞬间,唐晚词双手手指弹出,震开李福和李慧的双剑,回身一掌击在了冷呼儿的胸口。“啊!”冷呼儿一声惨叫,飞了出去,但是始终不放开唐晚词的领口。“嗤”的声音响起,唐晚词的红色劲装竟然顺着先前被划破的位置撕去了大半。身为江湖女侠,唐晚词的劲装之下没有内衣,此刻从左肩直到右腰都没有遮掩,雪白的上身半裸。唐晚词的右肩、右乳峰、右臂、乳沟和一小部分左乳房都裸露了出来,她那红色的乳蒂缀在一晕雪白的馒丘之上,分外鲜艳。唐晚词连忙用手臂掩住右乳。鲜於仇淫邪地笑道∶“唐女侠,你的乳房我们都看到了,还遮掩什麽?”“你们┅┅”唐晚词满脸的羞耻,气愤得说不出话来。李福的淫笑声响起∶“美人,我早就说过了,还是自己把衣服解了吧!免得我们动手。”看到唐晚词没有任何反应,刚才中了一掌的冷呼儿从背後逼近了她。唐晚词很清楚,如果不反抗的话,他们就会把她擒住,但是如果继续抵抗,那就等於放弃遮掩,把自己的乳房展现在这四个淫邪之徒的眼前。就在她正犹豫的时候,冷呼儿已经抓住了她的左臂和赤裸的右臂,反剪到身後。唐晚词这时想要反抗,已经来不及了,鲜於仇扑了上前,捏住了她那裸露的右胸尖。“啊!”敏感部位受到刺激,她尖叫了一声,内力已经凝聚不住,整个人被冷呼儿压倒在地。冷呼儿用牛筋绑住了唐晚词的手腕,随後熟练地除下她的鞋袜,将她的一双脚也绑住。鲜於仇淫邪地笑道∶“不点你的穴道,是因为我们不喜欢不会动的女人。我们就是要看看唐女侠挣扎时的样子。”“先把她带会去,看看顾爷怎麽说。”顾惜朝是被孟有威请到刑房里来的。他看到,一丝不挂的秦晚晴依旧被绑在刑架上,她那两条被分开的大腿之间满是白色的精液。在经过了孟有威和其他七名手下的强奸之後,这个刚强的女侠晕了过去。顾惜朝道∶“怎麽?她招供了?”孟有威道∶“没有。不过在下马上要用新的刑,希望顾爷一观。”顾惜朝“哼”了一声。孟有威道∶“把这个秦女侠弄醒。”一盆冷水从头浇了下去,秦晚晴微微呻吟了一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孟有威问道∶“秦女侠,被强奸的滋味怎麽样?戚少商和息红泪逃到哪里去了?你说不说?”秦晚晴丝毫不作声。孟有威把手中的鞭子一挥,“啊!”秦晚晴呻吟了一声。毕竟,孟有威的内力不弱,秦晚晴单靠运力,不能使自己在他的鞭打之下不受伤。她那雪白的身体上,出现了一道暗红色的鞭痕。顾惜朝道∶“孟有威,对付她,你以为用鞭子抽有用麽?”孟有威道∶“顾爷高见。在下已经准备好了刑具。”只见几个士兵拿来了一盆烧得很旺的火,上面放着几根细细的银针,银针已然烧得通红。孟有威一手抓住秦晚晴被捆绑的左脚道∶“秦女侠,你的脚长得可真美。”秦晚晴一阵挣扎,道∶“你这畜生。”孟有威道∶“这麽美丽的脚,要是用一根针扎进去,会有什麽样的後果呢?哈哈哈!”秦晚晴脸色一片惨白,道∶“你┅┅你┅┅你竟然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一个女子。”孟有威道∶“其实你只要乖乖地把戚少商和息红泪的下落招出来我们就会放了你。为了他们,你已经牺牲了自己的贞洁。否则,你还会受到更多的折磨。”秦晚晴咬紧了牙关,不再作声。孟有威拿起了一根烧得通红的银针,对着秦晚晴的脚掌心扎了进去。“啊!啊!啊!”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银针从秦晚晴的脚背透了出来。旁边的两个士兵死命揪住她的头发,抓住她的手臂,才能止住她猛烈的摆动。孟有威右拿起一根钢针,捏住秦晚晴的右脚问道∶“秦女侠,你招不招?”秦晚晴虽然被抓住头发,还是尽力摇了摇头。孟有威的手一动,又一根针扎了下去。他故意扎得很慢,银针刺入脚心後,还慢慢地左右钻动。“啊!啊!啊!”抓住头发的两个士兵吃力地抬着秦晚晴的身体,压住她乱摆的头,逼她看着自己的脚。银针终於从脚背透出来了,随着孟有威把银针从秦晚晴的脚上抽出,她再次晕了过去。(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