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狂笑江湖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狂笑江湖

(楔子)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十数年。十年前武林中的六大高手分别为『一狂、二凤、三门主』。「狂儒」─独孤无我、「粉红罗刹」─巫若梦、「彩衣仙子」─冷冰心、千毒门主「九指毒王」─罗于淳、莫名岛主「剑无痕」─莫剑锋、咆哮山庄「百兽山庄」─任纵横。某日、大雪纷飞的长白山上的草芦忽然起了大火,而芦边的悬崖站着三个 面黑人,其中的一人出声∶「狂儒己被逼下悬崖,而且身受数种剧毒,我看大概活不了了」。另一人说∶「天下任我们纵横了」。说完,三人一起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的笑声旋绕着白雪飘渺长白山┅┅

(一)

初入江湖数年前黑道已慢慢的统治江湖,正道已经落到无法对抗的局面,江湖上奸淫掳掠之辈四处纵横目无王法。这日,天津城旁的树林内突然传出了一声尖叫声∶「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树林内有着一男一女,女的细长的凤眼低垂,覆盖在浓密的睫毛下,粉颊似梅,十足姑娘家的娇柔模样,男的则是一副獐头鼠目且露出一副淫贱的笑容,而女的四肢则平躺在地。那名男子∶「想不到望月楼第一美少女『闭月羞花』°°陈思妤会落在我手上,看来我公孙羽艳福不浅。」思妤道∶「你若敢对我做出不耻的事,我的师门绝不会放过你的。」公孙羽∶「连少林方丈我千毒门都不放在眼里,而况是你这个全是女门徒的望月门。」话毕,便动手撕下了思妤的上衣,顿时一对美白的双峰蹦了出来,只见白里透红的双峰上有着两粒鲜红挺立的蓓蕾,公孙羽道∶「想不到年纪轻轻的但是乳房却不小,想必下面的小穴必一定不错,但和一个毫无反应的作爱是完全无乐趣,让你先吃下本门的独门春药『烈女淫』,到时你便会求我和你作爱了。哈!哈!哈!┅┅」话毕便拿出一粒碧绿色的药丸让思妤服下,盏茶时间过後,只见思妤满脸通红双眼充满了血丝,口中发出了「噢┅┅啊┅┅嗯┅┅」的叫声,双手不停的抚摸着双乳。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公孙羽见状,便兴奋的脱下了思妤的裤子,只见在她的小穴旁长满了柔软细长的阴毛,公孙羽再把她的臀部往上抬,只见她的阴户高凸起,长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大阴唇正紧紧的闭合着。公孙羽用手拨开粉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公孙羽吞了吞口水後便脱了下裤子,只见一根黑色的阴茎耸立,正当要将阴茎擦入之时,突然旁边出现了一个的男子,剑眉、星目,组合成个性十足的美少年,偏偏那俊俏的面庞又堆满了不羁和顽冥,英秀无伦、无比俊美。只见这俊美的少年出声道∶「无耻狂徒,尽干些奸淫掳掠的事,还不快些停手!」公孙羽见只是一名十五、六岁的青年,心中充满了不屑,回道∶「哪来的毛头小子,竟敢来坏本大爷的好事,莫非不想活了,看老子送你一段路。」话未说完,只见五指已到达少年的胸前,忽然剑光一闪,地上多出了一条手臂,少年道∶「跳梁小丑也敢在本少爷面前现丑,莫非不想活了。乖乖的把解药拿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公孙羽脸色惨白的道∶「此及本门独步的春药『烈女淫』,此药无独可解,在中毒後必需在两个时辰内和异性交合,否则就会欲火焚身而亡。」少年听完公孙羽的话後,心想∶「我是应该救她,还是任由她欲火焚身而亡呢?」一旁的公孙羽见少年正在低头沉思,便发起了全身的功力奋力一击,想一招把少年击毙於掌下。就当公孙羽接近时,突然又弹了回去,且倒在地上,胸口喷出了血柱,当场死亡。当少年回头观看思妤时,却发现思妤已将整个雪白身体贴近他的身前,口中不断的发出「嗯┅┅我┅┅要┅┅噢┅┅我┅┅好┅┅难受┅┅救救┅┅我┅┅嗯┅┅」少年心想∶「如果不救她,如此一个年青美貌的少女就会身亡,俗话说送佛送上天,我只好┅┅」没想到少年还未有任何动作时,思妤已自动手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将自己葱白细长的小手来回不断的抚摸着他的阴茎,火热的温度就传了过来,不知不觉中的他的阴茎已有了反应。思妤慢慢捧起了他的阴茎用手套弄了一两下,就伸出她鲜红的舌头,开始舔着阴茎的尖端。舌头在龟头上飞快的转动着,接着她开始把整只阴茎往嘴里抽送。她的头随着一前一後的来回的抽送,凹陷的双颊里发出阵阵吸吮的「滋滋」声,阵阵的快感从他的小腹涌出,渐渐冲向不断撞击着他龟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思妤一阵吸吮後,把他推倒在地,起身跨坐在他身上,对准肉棒坐了下去,他只觉得肉棒被温软湿滑的肉洞紧紧裹住。思妤不时地上下套弄,增加磨擦的触觉,他不停的享受着舒爽的感觉,思妤努力地上下起落着,光滑的背脊上不禁流下汗珠,坚挺白皙的双峰不断的上下抖动。望着她耸动的肩头,飘动的秀发,他忍不住的反客为主把思妤推倒在地,这时他才清楚的看到思妤的柔润的乳头己经突起,平坦小腹下是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殷红娇嫩的肉片一目了然,好一处桃花源地散发着处女的媚力,般般若红落了下来。他挺起了高翘的肉棒,对准了思妤的洞穴用力的插了住去,就在他插入的同时,思妤发出了充满满足的叫声,虽然是未经人道的缝窄肉洞,但因春药的原故早己泛滥成灾,娇嫩紧实且充满弹性的肉洞,仍将他约20公分长的肉棒吞食进去,一下子全根尽没。也因他不停的快速抽送,挤得思妤张口吐气春声连连。思妤因无尽的快感而流出了大量的淫液,也藉着思妤淫液的润滑及不断的叫声,更加重了他的兽性,毫不怜香惜玉的加速肉棒的抽送,他清楚地感受到阵阵湿黏的热流,不断的刺激肉棒,他紧拥着她不停抖动的玉体,在紧窄的肉洞中来回不停抽送。随着抽送的次数增加,她的娇呼更加高亢了,又湿又紧的肉洞和肉棒激烈的不停地磨擦,带给两人无穷的的畅快。突然一股大量淫液涌向了他的龟头,终於他忍不住将大量的精液狂喷出来,两人不支双双倒地,昏昏沉睡过去。月上西头,思妤因为是第一次的原故,因此阵阵的抽痛使她清醒了起来,双眼一睁开,印眼里的是一个一见倾心的男子。一阵风吹来,使思妤觉得有些冷,顿时才发觉自己身上未着一物,且桃花源洞流出白稠的液体及丝丝血丝┅┅再看见一旁的美男子也一丝不挂的躺在一旁,公孙羽的尸首也躺在血泊当中,大概的情况也了然於胸,不禁流下泪水。一旁的少年也因思妤的哭泣声醒了起来,他看见思妤在一旁哭泣,不禁出声道∶「姑娘事非得已,姑娘请原我的无礼,我┅┅我┅┅」思妤见他已醒,拭了拭泪水,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一切情况我了然於胸,并未有任何责怪公子的意思,一切都怪我自己不小心,着了公孙羽的毒,一切都是命啊!」两人相互沉静了一回又互相谈了起来,原来男的名叫柳清风,初入江湖为了是找寻师父的仇人,讨回一段当年的仇恨。两人又谈了一回,思妤提议先回望月楼,再陪同清风一同找寻仇人。清风的因为觉得夺去了思妤的贞操应对思妤负责,而思妤则认为已是清风的人了,所以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因此才有此提议。两人整理好了衣服,又看了看这个洞房,才一同离去┅┅

(二)

清风及思妤两人连夜赶回了望月楼,望月楼位在飘渺峰中的一隐密山谷中,谷中四季如春百花齐放,但若无人带路,即使寻找一辈子也无找到。两人一进大厅,见到一位年约三十来岁的女性座在正中的首位,长的好像思妤,大概是她的母亲;而两旁站立了七、八位少女,平均年龄不超出十四、五岁,每个都是美人胚子。其中又有两个最为突出,一个年约十四岁,是思妤最大的师妹,名叫古芳玫自称『沉鱼落雁』,大有和思妤一较长短之意;另一名叫林彩玉,则是最小的师妹,有着两颗水汪汪的大眼,一眨眨的看着清风,两条辫子甩呀甩的活泼动人。思妤向她的母亲报告了昨晚的经过,说到伤心处不禁流下泪来。她的母亲完後气愤不已,直安慰思妤,并不时抬头看着未来的女婿,总觉得思妤因祸得 。话过三巡,知道清风是为了师仇才入江湖,但并清楚真正的仇人是谁,只知道其中一人是用毒高手、且只有九指,便同意思妤与他一起同行。一旁的古芳玫和林彩玉听到後也吵着要去,思妤的母亲忍不下心来拒绝,只有嘱咐一行人多加小心┅┅找寻仇人一行人来到了洛阳城时天色已晚,便找了间客栈休息,并同时研究如何找起。如今武林中用毒的门派有「千毒门」、「海沙帮」及「幻影派」,幻影派离洛阳最近故决定先由此查起。当晚清风与思妤共住一房,两人聊了一回便上床睡了,清风一个翻身,手不小心碰到了思妤饱满的双峰,忙道∶「妤妹,对不起,我┅┅」话未毕,妤已接着道∶「没关系,我早已是你的人了,只要你不要负我,你要如何都无所谓。」轻风看着思妤泛红的双颊,不经想起那晚的激情,忍不住向妤的双唇吻了下去,双手则不客气的抚摸着那高挺的胸部。渐渐的妤的两粒樱硬了起来,风则把嘴移向孔房,用牙齿轻叩她粉色的乳头,舌头来回不时的轻舔。妤受不了阵阵趐麻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嗯┅┅嗯┅┅」的喘息声,双手不禁紧抓住风的背部。风亲吻了一阵後又向下进攻,平坦的小腹浓密的阴毛依旧,浓密的阴毛覆盖不住微开的阴唇,风的手移向她的下体,两只手指拨开她的阴唇,大拇指来回在阴蒂不停的游走。妤的身体产生了一阵阵颤动,风的舌头插入了那红肿的阴唇,舔着由那肉穴中流出的淫液。「喔┅┅喔喔┅┅嗯┅┅我┅┅噢┅┅进入我┅┅体内和┅┅我结为一┅┅体吧!」妤受不了风的挑逗,妤不禁要求着。当妤的双手触碰到风的阴茎时,一股热流由手中传向了心房,接着抓紧了风的阴茎,对准了自己的阴户让他插了进去,当阴茎进入了她的体时,只觉得无比充实,硕大的阴茎像要把她给撑散了,思妤发出满足的叫声∶「唔┅┅喔┅┅好爽┅┅噢┅┅」思妤的穴儿把风的阴茎夹得紧紧,风一边玩弄着思妤白皙的乳房,一边来回不停的抽送思妤的小穴,思妤因阵阵的舒爽,兴奋得双手缠抱着风,丰盈的肥臀也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他的抽送,「嗯┅┅嗯┅┅啊┅┅」的呻吟不已,享受着风阴茎带给她的舒爽。风听见了思妤浪荡的叫声,於是更加卖力的抽送,只见风的阴茎猛进猛出的来回抽送着,两片淡红的阴唇随着阴茎的抽送翻进翻出,淫液也随着抽送而流了出来,床单上一片汪洋。风的喘息声加上思妤的呻吟声,合成一种独一无二的交响乐。妤不禁道∶「┅┅好┅┅好舒服啊┅┅我┅┅爽死了┅┅太幸 了┅┅我不行┅┅了┅┅」「啊┅┅好爽┅┅你┅┅太厉害┅┅要被你搞死啦┅┅哎哟┅┅好舒服┅┅真的┅┅不┅┅不┅┅行了」淫荡叫声和满足的脸部表情,更刺激得清风的兽性更加狠狠抽插着,只见思妤媚眼如丝、娇喘不已、香汗淋淋及梦呓般呻吟,尽情享受风的阴茎给予她的刺激。「喔┅┅喔┅┅太爽了┅┅我┅┅要泄了┅┅真的要┅┅泄了┅┅」思妤由於清风的来回抽送,把她送上了三十三重天达到了高潮,同时清风也将大量的精液射入了思妤的体内。两人同时享受着这次的性爱,这也可算是是思妤第一次,因为上次完全是在春药控制下完成的,无比的舒爽激荡在两的心头久久无散去。但因为两人的激情,完全忽略了外头有人在偷窥┅┅古芳玫因第一次踏入江湖,所以无法入睡便四处游走,经过了思妤和清的房间时,突然听到了一阵阵奇妙的呻吟声,忍不住的跑去偷看,清风和思妤的一切行都入她的眼底。芳玫回房後回想起当时的春光,感到欲火难耐,她感到必须令它发泄出来,她脱去了她的衣服,手慢慢的爱抚,揉着自己的乳房,手指揉搓着自己的乳头,慢慢的玩弄着那未经人触碰的他们,一直玩到乳头变硬了,她才慢慢的将手慢慢滑下小腹,到达了蒙古草原,慢慢的她把自己的雪白的大腿分开,抬起了臀部,用右手的食指来回不停的抚着阴唇。当食指触碰到阴蒂时,终於忍不住地发出呻吟∶「啊┅┅喔┅┅嗯┅┅」现在她於明白为何思妤会发出那种声音,她一面抚摸,一面幻想着是和清风在做,淫液在她的食指抚摸下不停的往外流出,食指慢慢插入阴唇之中下,一来一往的抽送,慢慢把她送上了高峰。她试着去享受在她处於高潮上强烈的刺激,她的肥臀上下不停的抖动,终於疯的抖动了起来,淫液流了满床┅┅隔日,一行四人向幻影派出发,一路上清风和思妤因昨夜的缠绵变的更加亲密,看在芳玫的眼中更加不是滋味,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把清从思妤的身旁抢走。一股暴风将要来临,只是只有芳玫一人清楚┅┅(续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