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生死两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生死两忘

楔子

长江後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十七年前武林中最负盛名的高手,分别为「六魔」、「五皇」、「四僧」、「三圣」、「双尊」、「一真佛」。邪眼幻魔--向无悔,潇湘剑魔--韩知静,荒神狂魔--铁怨,紫河食魔--穆儿帖,归元血魔--游云,无妄道魔--梁熙。五冥邪皇--柳癸,惊世天皇--云飞扬,数理命皇--上官知秋,极乐刀皇--龙飞,杀生药皇--步时炳。释形,释实,释虚,释空。道圣--千道寒,儒圣--文冠天,佛圣--金惠莲。养生毒尊--步时独,天魁阎尊--常如梦。真佛--释无。这二十一人,有正有邪,彼此井水不犯河水。除了真佛隐然为天下第一高手外,其他二十位先天高手,彼此各有所长,难分上下,不过,世事没有绝对,人,是被野心所支配的┅┅一日,大雪纷飞的五老峰上一间草屋,忽然莫名倒塌,只见两条人影,直直的向那深不见底的山崖落下!而破屋边的悬崖壁上,正站着四个高大男子,其中的一人出声道∶「梁熙跟游云己被我们逼下悬崖,且身中剧毒!那天杀的柳癸又被自己门徒暗算,铁怨成了个疯子,穆儿帖跑到大漠逍遥,四僧与释无老鬼不理世事,我看┅┅已没什麽人会阻挠我们了!」另一人说∶「天下任我们纵横了!」说完,四人一起大笑了起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突然,其中一黑脸人似乎想起一事,说道∶「可是┅┅那梁熙不是带了个婴孩┅┅这┅┅斩草务除根吧?!」为首者一听,哈哈大笑,说∶「老弟,你想太多了!想那梁熙身中剧毒,且这万丈悬崖┅┅大罗天先也难救啊!哈哈哈哈┅┅!」黑人脸细心一想,连道∶「是!是!大哥说的是!现在,已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妨碍我们了!哈哈┅┅」说完,四人缓缓的走下山道,「哈哈哈┅┅」的笑声旋绕着白雪飘渺五老峰┅┅临别时,那黑脸人似乎不放心的,又像山崖处望了几眼┅┅

第一章

(一)死神恋荷心往事怎堪回忆

顺雍二年,赋澜城内雪花飘拎,寒风吹过之处,只见行人不自禁的拉紧了衣襟;仅管冬季已至,放眼望去,姑娘们依旧穿的花枝招展,可见寒冷的天气并无法阻挡她们的热情;由此可知,赋澜城的繁华实是毋庸置疑的。龙蛇混杂,同时也是这座古城的特色;好比「闻香下马」,这间客栈远近驰名,曾是属「紫河食魔」穆儿帖名下的产业;经过之人,虽不敢说真的是闻香下马,但心中有个想一尝美味的念头,却是不可避免的。今日,应是高朋满座的客栈,竟只见两人在角落品茗弈棋;依稀可见位在右首的中年男子,虽予人一股仙风道骨的感觉,一身怪里怪气的衣服,说是道士?却有个「 」字的符号,说是袈裟?袖口的太极图又让人感觉不是那麽回事。一般人看来,只会觉得他是个像张三丰一样的邋遢道人,却不知他是个动辄下杀手、如同死神一般的狠角色。而坐左面的男子,又是另一种模样;除了有种懒洋洋的神情外,生得一副精打细算的生意人脸孔,淡淡微弯的眉毛,以及虽不明亮,却暗暗有神采流转的一对眼睛。虽说此人的真实年龄已有四、五十许,岁月似乎却无法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看起来竟像个二十几的俊秀青年。江湖显少人知道,游云与梁熙是有着生死之交的好哥儿们;一般人所知道的,仅止於他们两人是个亦正亦邪的煞星罢了。这时,左面的男子说道∶「梁大哥,你真是神通广大啊。居然可以赢的穆儿帖双手奉上这间产业┅┅高明,高明。我再敬你一杯!」右边那怪道士一听,似乎想起了什麽好笑的事一样,露出了像阳光一般温和的微笑,说道∶「游贤弟┅┅说真的,那饿鬼武功也确是高明;若不是我骗得他跟我比试『挨打』,恐怕我也讨不了好呢。」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梁熙得名无妄道魔,主要是因为他所修练的功夫--「无妄魔道六式」;其中的「无我」,可以将外来的力量,全数传到虚空界去,是江湖一等一神秘的功夫。「说真的,他输店事小,失面子为大啊!我可担心他暗地里向梁大哥你报复呢!毕竟他的心胸狭窄,可是咱们六魔里出了名的啊!」「哈哈哈哈┅┅想我梁熙亦身处六魔之一,怕过谁来?就凭无妄魔道六式,连向无悔也不愿招惹我啊!哈哈┅┅不提这个了;贤弟,为兄的这次找你出来,并不是要跟你吹嘘赌赢穆儿帖的。」「喔?那大哥有什麽难题要小弟帮忙吗?」「其实┅┅不瞒你说,哥哥快当爹了┅┅」说完,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老脸一红。乍听这个消息,游云呆了那麽两瞬,才如梦初醒的喜道∶「恭喜大哥!贺喜大哥!」之後想起了什麽,似乎带着点不悦的说着∶「你什麽时候成亲的?怎麽都不告诉小弟我?太见外了,难道要等毛头小子都蹦出嫂嫂肚子里才跟我讲?该罚、该罚三大白啊!」就在游云要催促梁熙喝下那三杯罚酒时,後院突然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爽朗女声∶「小叔,您就不要怪他了,我跟他成亲时联络不到您嘛┅┅何况当初若不是我姐姐硬逼着他跟我拜堂,搞不好要今日见到你才能成亲呢!」凡是进入了先天境界的高手,可以凭着真气的流动,而感知周围十丈远;其中,又以六魔五皇四僧,三圣双尊一真佛为最;可以达到三十丈以上的范围。而现在梁熙的妻子竟可以接近游云十丈而不被感知,当然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游云此刻,心中有股深深的讶异,随即释然的笑着对梁熙说∶「嫂嫂功夫不错呢!可以近我十丈而不被我发现,大哥,你以後若想出外偷情┅┅难罗┅┅」梁熙听了,尴尬的笑了笑,又说∶「别说了,让她误会了就不好了,老哥哥我可是会被剥皮的啊┅┅」游云听了,谅解式的笑了笑,回头去看看正向他们走来的女子。这一看,直把他的三魂全部都摄走了。只见一大腹便便的美妇正缓缓的走了过来;夕阳西下,佳人如画;此女脸上虽有着一股爽朗的英气,那眼波流转的情意,却足以令天下男人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而当她经过游云、坐在梁熙身旁时,所带起的一阵清新淡雅的荷花香,更是令人神魂颠倒。好半晌,游云才缓缓的回过神来;似乎自知失态,面色微红的笑了一笑,而那美妇似乎很习惯旁人的注目,反而显得落落大方。梁熙不忍见拜弟难堪,连忙说∶「游老弟,不用不好意思;想老哥哥我当初第一次见到你嫂子,差点没昏过去呢!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雨荷,这是我跟你提过的,我的拜弟--游云,跟我一起并列於六魔之中。游老弟,她是齐云堡主毕修的惟一女儿--毕雨荷。」毕雨荷,因为天生筋脉的关系,只能修习轻功及一些简易的点穴功夫;或许是因为如此,她自创的「隐景舞天步」,至今仍是天下第一「快」!而游云之前所以无法感知毕雨荷的靠近,一方面是因为心情畅快、无法保持冷静的状态,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的轻功天下第一的关系。想到此,游云释然道∶「原来是『飞灵八方』啊┅┅果然好轻功!」毕雨荷虽听多别人称赞的话,但这次是郎君的拜弟,所以心里的高兴,自是不可言语,马上回赞道∶「那里,小叔过奖了。江湖谁不知道您归元血魔的大名呢?小妹虽然轻功一项还过的去,若论起动拳脚的功夫,还请您指点一二呢!」一旁的梁熙为免他们二人彼此称赞谦虚,赶紧出来打圆场,说道∶「好啦、好啦。你们二人都好,行了吧?再听你们彼此捧来捧去,释无都被你们比了下去呢!」说得二人不好意思的停了下来。这时,毕雨荷似乎想起了什麽,说道∶「对了!小叔,我在来这之前,看到一个小孩鬼鬼祟祟的向内张望,我怕他是个小偷,已经点了他的穴,现在正丢在西箱房内呢!」游云一听,脸色变得有点慌张,立即问道∶「嫂嫂,他是不是样貌清秀,额角有颗小红痣,约莫四、五岁的样子?」(待续)